重温青岛党史 传承红色印记③——青岛民众的五卅反帝爱国运动

2021-04-03 17:25  

7.青岛民众的五卅反帝爱国运动

1925年5月29日,日本帝国主义指使其走狗、军阀张宗昌,武力镇压青岛日商纱厂工人大罢工,当场屠杀工人8人,伤数十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五·二九惨案”。第二天(5月30日),英国帝国主义又在上海制造了“上海惨案”(亦称五卅惨案)。两大惨案合称“青沪惨案”。

“青沪惨案”震惊了全中国。多年来深埋在中国人民心中的反帝怒火猛烈喷发出来,以上海为中心,以工人阶级为主力,以罢工、罢课、罢市为主要形式的波澜壮阔的伟大的反帝爱国运动——五卅运动爆发了。

“青岛惨案”后,革命力量虽然遭受极大摧残,但青岛党组织并未遭到破坏,李慰农等主要成员仍坚持指挥斗争。“青沪惨案”发生后,青岛党组织立即响应中共中央和山东地委的指示,揭露惨案真相,领导青岛人民的反帝爱国运动。

在反帝斗争中,青年学生站在了最前列。“青岛惨案”发生的当晚,青岛大学学生自治会即召开全体学生大会,声讨反动军阀张宗昌、温树德勾结日本帝国主义屠杀纱厂工人的罪行。次日,青岛学生联合会召开会议,20多所学校的50余名代表参加,会议决定:全市学生一律罢课,印发宣言,组织宣传队、募捐队。五卅惨案发生后,青岛大学学生又成立了“沪案后援会”。6月2日,各校代表100多人在青大礼堂召开紧急会议,发表声明,对上海爱国行动表示声援。6月8日,上万名学生不顾当局禁令,上街游行,声讨帝国主义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行,并作出三项决议,号召全市学生执行:1、凡属英日纸币,一律拒绝使用;2、凡属英日两国货物,拒绝不用;3、尽力募捐,救济罢工工人。11日,5000余名学生再次集会,上街游行,散发反帝爱国传单。学生们均臂缠黑纱,手持白旗,上书:“援助沪潮,誓死力争。唤醒同胞,抵制劣货”等字样。之后学生继续分组上街演讲、宣传、募捐。青岛大学、职业学校学生还成立了话剧团,编排《五卅血》、《投笔从戎》等节目,上街演出,感人至深。学生募集的物品和现款,一部分救济青岛失业工人,一部分汇寄上海。

工人是这次运动的主力军。“青沪惨案”发生后,胶济铁路总工会首先打出“胶济铁路总工会沪青惨案后援会”名义恢复活动,其他工会纷纷效法。6月9日,胶济铁路总工会后援会与青岛学生联合会等举行联席会议,作出4项决议:1、援助上海工商学界,誓死力争,惩办祸首;2、抵制英日货,实行经济绝交;3、唤醒同胞,召开国民会议;4、联合世界之弱小民族,共同奋斗,打倒帝国主义,取消不平等条约,收回租界。并发出通电,号召全省人民,积极行动起来。14日,四方机厂全体工人停工一天,上街游行。1000余名工人臂缠黑纱,手持白旗,自四方步行至市内中山路,在胶澳警察厅前举行请愿,要求释放“五二九惨案”中被捕的工人;接着去太平路英国、日本领事馆前示威,工人们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收回租界”等口号。胶济铁路总工会工会会员一律佩黑纱7天,哀悼被杀的同胞。16日,由胶济铁路总工会沪青惨案后援会、青岛大学后援会等7团体发起的雪耻大会在齐燕会馆广场举行,参加的工人、学生、市民有3万人之多。各界代表强烈要求胶济督办公署对英日进行严正交涉、释放全部被捕工人,号召英日企业的员工罢工,码头工人拒绝装卸英日货物,全市抵制日货等。会后举行了示威大游行。17日,胶济铁路总工会、青岛学生联合会、报界公会、新闻记者公会等共36个团体代表在礼贤中学礼堂开会,成立青岛各界后援联合会,通过“抵制英日货”决议。是日,胶澳警察厅被迫将被捕在押的59名工人分两次全部释放。30日为“五卅惨案”周月,在胶济铁路总工会、青岛学生联合会推动下,各界后援联合会在齐燕会馆广场举行青沪粤汉死难烈士追悼大会,有40多个团体参加,人数超过3万人。

在反帝斗争中,青岛的广大工人和市民觉悟空前高涨。全市各厂工会、各界团体成立的后援会、雪耻会不下百余个。日商祥阳火柴厂的华工于18日罢工,声援“沪案”。服务于英日商人的700余名华人役夫也组织联合会,讨论罢工。一部分载货车夫离开工作岗位,拒绝为英日商人运输货物。齐燕会馆的商人拒绝跟日本人作买卖。6月23日,青岛理发业工人召开工会成立大会,决议“自即日起,不准与英日人理发”。连不问政治的宗教界人士也被卷入了这一爱国运动之中。青岛道教会在捐款公告中说:“国亡种灭,此岂诵经祝祷所可已耶?深恐异日为亡国奴不得,又何得浑浑噩噩作寄生虫于须臾哉?”

五卅运动象狂涛怒潮,冲击着青岛社会的各个阶层。据不完全统计,青岛30万人口中有近10万人参加了反帝爱国斗争,上百个单位成立了后援会,大小集会数百次,仅万人以上的集会就有3次。反帝斗争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唤醒了民众,为革命运动积聚了能量。

8.铲除叛徒王复元

大革命失败后,山东党组织曾多次遭到党内叛徒的破坏,特别是王复元、王用章的叛变,给党组织造成巨大损失。为了捍卫党的事业,山东党组织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与叛徒进行了坚决斗争。

1928年底到1929年初,曾在省委负责组织工作的山东早期共产党员王复元与其在省委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的胞兄王用章(后改名王天生)相继叛变,并纠合一小撮叛党分子,成立了清共委员会和捕共队。由于王复元、王天生曾担任过省委的重要职务,对全省的组织状况了解甚多,致使省委、省学联和团省委等机关的负责人及当时在济南的淄博地区党组织负责人邓恩铭等10余人遭到秘密逮捕,山东党组织损失惨重。

为了避免党组织遭受更大的破坏,党中央决定对山东各地干部进行调整,将王复元、王天生认识的干部调离山东,指出“目前山东工作,解决叛徒是中心问题,叛徒王复元一定要解决,否则,山东的工作没有出路”。随后,中央制定了锄叛方案,委派在中央机关做保卫工作的张英赴山东执行除叛任务。不久,中共山东省委机关、共青团山东省委机关又一次遭到破环,临时主持山东省委工作的武胡景、新任团省委书记宋占一等相继被捕。王复元还从未烧尽的省委文件中发现了中央派往山东锄叛人员的住址,并将张英等12人逮捕。

敌人对张英用尽酷刑,但他威武不屈、坚不吐实。几天后,张英机智脱身,潜回青岛寻机锄奸。此时,国民党势力已达青岛,王复元又紧随其后,与国民党青岛市党部和公安局取得联系,当上捕共队队长。这一时期,由于叛徒告密,省委书记刘谦初夫妇、秘书长刘晓波夫妇等8人在济南先后被捕,省委以及省委驻青岛的两处机关也都被敌人破环,铲除叛徒已刻不容缓。

1929年7月,中共山东临时省委在青岛组建后,立即与青岛市委展开锄叛工作,决定派农民出身的党员王科仁与张英一同铲除叛徒,并派与王复元有交往的徐子兴打入敌人内部协助锄叛工作。按照党的指示,他们先对被王复元胁迫投敌变节的丁惟尊进行了惩处,由丁惟尊的妻子傅玉真协助张英在青岛滋阳路口将其枪决,为党和人民铲除了叛徒。王复元得知后立即逃回了济南,几天后又潜回了青岛,取在青岛定做的西服和皮鞋。当徐子兴得知王复元返回青岛的消息后,立即向党组织汇报,省、市委立即决定安排张英、王科仁跟踪王复元。16日傍晚,王复元到山东路(现中山路)新盛泰鞋店取定做的皮鞋准备离开时,张英、王科仁突然出现并迅速将其击毙,顺利完成了铲除叛徒王复元的任务。

9.中共山东省委、青岛市委联席会议

1928年底、1929年初,曾在省委负责组织工作的山东早期党员王复元与其在省委担任过重要职务的胞兄王用章(叛变后改名王天生),相继叛变投敌。王复元、王用章投敌叛变后,纠合一小撮叛党分子和被党组织清除出去的渣滓,成立了清共委员会和捕共队,疯狂地破坏党组织,山东党组织损失惨重。

1929年1月19日,王复元、王天生带领敌人密捕了省委秘书长何志深、省学联负责人朱霄、团省委代理书记宋耀亭、省委巡视员孙秀峰、省委机关干部杨一辰及当时在济南的淄博地区党组织负责人邓恩铭等10余人。

面对严峻形势,1929年2月,山东省委书记卢福坦、组织部长丁君羊相继来到青岛,与先期到达青岛的刘俊才一起,召开中共山东省委、青岛市委联席会议,青岛党组织负责人王进仁、武胡景、徐子兴、王景瑞等参加。根据党中央指示精神,会议决定:(1)将王复元、王天生认识的重要干部调离山东,卢福坦、丁君羊、刘俊才等前往上海,由中央另行分配工作;(2)对山东各地干部进行调整,工人部长傅书堂同巡视员王元昌及王元盛被派往苏联学习,青岛市委书记王进仁、组织部长武胡景调济南主持省委工作,青岛市委由王景瑞任书记。

由于王复元、王天生长期担任省委的重要职务,对全省的组织状况非常了解,他们的叛变使山东党组织面临的形势日益严峻。省委临时负责人王进仁去中央详细汇报了山东党组织面临的形势。中央认为:“目前山东工作,解决叛徒是中心问题,叛徒王复元一定要解决,否则,山东的工作没有出路。”随后,中央制订了除叛方案,并专门派时任中央领导周恩来同志警卫员的张英来到山东主持锄奸工作。

1929年8月16日,张英、王科仁在青岛山东路(今中山路)新盛泰鞋店将叛徒王复元处决。铲除叛徒王复元,消除了叛徒对党组织造成的严重威胁,扫除了一块绊脚石,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使处于困难中的党组织获得了稳定和整顿的机会。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