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青岛党史 传承红色印记⑧——青岛的反饥饿、反内战运动

2021-04-08 10:49  

22.青岛的反饥饿、反内战运动

全面内战爆发后,由于物价飞涨,百姓不能维持温饱,全国各地陆续爆发了抢米、抢粮风潮。1947年5月,华北学生反饥饿反内战联合会成立,提出了“反饥饿、反内战”的政治口号,组织学生示威游行,并计划将于6月2日发动国民党统治区的学生罢课、游行。

中共青岛市委密切关注运动的发展。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山东大学学生自治会召开全校师生大会。会议通过了致国共两党关于要求停止内战的电文和举行“六二”游行的决议,成立了“六二行动委员会”,统一领导和指挥这次行动。至此,山大校园内的斗争进入白热化,对话、辩论十分热烈,传单、签名、宣言、声明和抗议等贴满了民主墙……。6月2日清晨,为了阻止学生参与“六二”行动,青岛警备司令部派兵将山大部分院部包围,设障碍堵塞学校大门和各交通要道,并在围墙上架起机枪,剪短电话线等,并对学生进行恐吓。学生们怒不可遏,一致要求冲出校门与国民党青岛当局斗争到底。面对这种情形,“六二行动委员会”立即召开在校负责人紧急会议,进一步研究对策,并派学生代表出校与警方交涉,但遭强行逮捕,一时校内群情大哗。当天下午,山大学生整队出校游行,他们义愤填膺,斗志昂扬,手挽手,高呼着口号并肩前行,并与前来阻拦的军警进行长时间的对峙。反对军警终于凶相毕露,手执凶器殴打赤手空拳的学生。据统计,在场遭毒打的学生有150余人,其中重伤者20余人。惨案发生后,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山东大学成立了“六二”惨案善后委员会”,起草《宣言》,向全国揭露和报告青岛“六二”惨案真相,得到了广泛的同情和支持,纷纷集会,谴责国民党的暴行,开展募捐和慰问活动。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青岛国民党当局被迫释放了全部被捕学生。

青岛发生的反饥饿、反内战运动,是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有力打击,教育了群众,锻炼、培养了干部,唤醒和鼓舞了更多的学生勇敢地投入为新中国的诞生而战斗的行列中。

23.护厂护校反南迁斗争

1948年冬,人民解放军所向披靡,国民党军土崩瓦解,在国民党控制的青岛地区,刮起一股达官贵人南逃、工厂学校南迁之风,并有传闻说国民党当局已运来2万公斤炸药,计划在撤退前将青岛的港口、码头、铁路、水电以及一些重要工厂全部炸毁。山东大学的特务分子也配合青岛国民党当局,盗卖学校财产,筹集资金,并企图将整个学校南迁台湾。针对国民党青岛当局的南迁计划和破环阴谋,中共地下组织早有准备。首先发动了强大的政治宣传攻势,特别是对一些中产阶级代表人物,开明绅士、高级工程技术人员和知识分子,文化宗教界人士等进行宣传和引导,解除他们的顾虑,动员他们留下不走。青岛党组织还利用这些人的社会影响,让他们公开出面动员和号召工人、市民,组成合法的护厂队、护港队和护校团,全力保护青岛。

在青岛的护厂护校护市的斗争中,工人阶级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青岛自来水厂地下党员组织发动各水源地工人成立护厂队;青岛电信局在市委领导下开展护局工作,确保青岛解放时电话、电报畅通无阻;青岛港地下党员组织二三十名码头工人,成立保护港口的“护青队”,对护港斗争进行周密部署;中纺青岛分公司经理范澄川利用合法身份,为保护分公司所属的8个棉纺厂和5个辅助工厂做了大量工作,他亲自召集各厂厂长和工会会长会议,公开号召和动员全体工人参加护厂斗争。四方机厂地下党员也积极宣传党的政策,公开号召工人护厂,安排工人在车间轮流值班,确保工厂安全等等。青岛解放前夕,市内大小千余家工厂,几十所大中小学校,在青岛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都纷纷行动起来积极参加了护市护厂护校的斗争。

山大地下组织根据市委指示,及时发出“护校就是当前中心任务”的号召。在学生自治会的带动下,全校立即掀起反南迁斗争的高潮。学生们举行罢课,在校内集会并游行示威,坚决声讨和反对学校南迁。与此同时,山大的护校斗争也全面展开,一些进步教授根据党的指示,团结学生,千方百计不使学校遭到破坏。1949年4月以后,青岛形势更趋紧张,学生自治会理事会紧急召开应变座谈会,决定集中全校的人力、物力,成立应变委员会,后又经市委同意改为护校委员会。学校还成立了武装纠查队,派学生代表与校方谈判,要求校方确保学校和师生的安全。山大校长当即答复愿与学生合作。随后,整个校区被划入特别戒严区。一直到青岛解放,由青岛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对学校实行军管,整个山东大学,校产完整,秩序井然。

24.智取“三军”密码

1947年底,在全国解放战争节节胜利之时,中共青岛市委通过打入敌青岛海军接舰处的地下情报小组,获取了敌海军在青全部电台的呼号表,但没有密码,为此,青岛市委指示要想方设法获取敌电台的机要密码。

按照党组织的安排,获取敌机要密码的任务交给了打入敌“接30号”舰并任机要秘书的吴荣森和他所在的地下情报小组。电台密码是军事绝密文件,敌方管理甚严。而吴荣森所在的“接”字号舰电台一直未启用,所以,在他工作的舰上根本接触不到电台密码。为了抓紧时间完成任务,地下情报小组人员决定采取两种方法:一是由在海军修船所作统计工作的我地下情报人员董兆温,借到军舰上了解修船进度和生产动态的机会,想方设法获取电台密码并拍照带回。二是通过关系把吴荣森提升为电讯官,调到已启用电台的军舰上去,通过工作接触到密码。经过十几天的侦察,董兆温上舰始终未有机会。地下情报小组决定采取第二种方法,即千方百计寻找关系提拔吴荣森任电讯官。接到上级的指示,吴荣森开始物色能提携他的重要人物,当他了解到敌海军基地司令部人事参谋是重要一关时,便通过各种关系与这个人事参谋认识,还与他的儿子成了朋友。后来,在他儿子的举荐下,吴荣森顺利的调到有电台的军舰上当上了电讯官。

为了尽快获取电台密码,吴荣森有目的的与基地司令部机要室的人员交往。一天,他在机要室看到了通知各舰领取新密码的文件,并了解到正在船坞修理的“庐山号”登陆舰也在这次领取密码的名单中。吴荣森立即找到该舰机要秘书刘国华,利用亲戚关系,对刘国华进行争取工作。几天后,吴荣森又看到南京国民党海军总部通知,要求尚未领取新密码的各舰速去领取,逾期不发。“庐山号”舰舰长因军舰在外大修,害怕密码丢失不愿领取。机不可失,吴荣森立即决定让刘国华冒名领取。经过耐心劝说和开导,刘国华终于鼓足勇气,以舰长的名义写了介绍信,盖上了图章,同吴荣森一起获取了《陆军机要密码》、《空军机要密码》和《海军机要密码》。任务完成后,接舰处我地下情报小组受到胶东区党委的嘉奖,刘国华也被批准成为我地下情报人员。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