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终于迎来了高铁“大跃进”?

2020-09-17 11:25  

9月10日,山东省政府召开潍烟高铁、莱荣高铁项目建设动员大会。

潍烟高铁是环渤海高铁的重要一段,填补了莱州、龙口等烟台北部经济强县(县级市)没有高铁的空白。

莱荣高铁虽然只是一条区域性高铁,但承担着打通山东路网的纽带作用,尤其是将地处山东最东头的威海这个交通旮旯形成闭环,威海、烟台从“动车”时代进入“高铁”时代。

加上即将于今年年底通车的潍莱高铁,烟台、威海进出再也不需要借道青岛,也结束了青岛平度没有高铁站的历史,青岛在全省率先实现了“县县通高铁”。

忽如一夜春风来,今年成了山东高铁建设的“大跃进”之年。

去年11月通车的鲁南(日兰)高铁刚使山东高铁线路成环,现在转眼已经是三环格局。至此,预计山东2020年底高铁运营里程达2110公里,位列全国第三。

得益于山东高铁的大发展,烟台、潍坊将建成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临沂、菏泽将建成区域性交通枢纽,山东将形成“四横六纵三环”高速铁路网布局。

高铁以及其他交通形式让城市进入了“枢纽时代”。

枢纽城市意味着更大范围内生产要素的聚集,也意味着城市圈范围内产业梯度的转移与内产业结构的合理布局。

山东不断加快布局省内交通网络建设,能否让“交通圈”变身“经济圈”,打造出一个全国乃至全球的“交通经济枢纽”?

1

高铁是城市的连接器

一个通俗的观点认为,大城市的直径就是当时最快的交通工具一小时行走的距离。后来,又出现了以主城区为圆心,以一小时的通勤距离为半径,所形成的具有明显聚集效应的“一小时都市圈”的概念。

在高铁时代,这个一小时的范围继续扩大,而城市的边界不需要无限延伸。

高铁的“同城效应”,将城市的距离不断拉近。

2017年,当时担任中财办主任的刘鹤在《没有画上句号的增长奇迹》一文里提出,目前全球开始了第三轮城市化浪潮,主要特点是通过强化大城市与中小城市的交通和网络联系(city-region and net-working),全面提高大城市的国际竞争力。

大城市的扩张会带来“大城市病”,小城镇的扩散又违背经济发展规律,大都市圈、城市群是中国城市发展的主流趋势。

区域是一个连续的地理空间,但受限于空间距离和行政区划的阻隔,往往各自为政。

而高铁就是城市之间的连接器,城市的时空距离被压缩,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充分涌流。

在经济圈里,城市之间可以强强联手,也可以互补互惠。不同的产业结构,可以形成优势互补的产业链,或者加快产业的梯度转移,促进范围内产业结构的合理布局。

山东省要构建“一群两心三圈”区域发展格局,如果没有高铁为支撑,很难实现三大经济圈一体化发展。

未来胶东半岛1小时互通,山东省内2小时互通,正如烟台市委书记张术平所说的,是“轨道上的经济圈”。

交通优势同时可以提升产业优势。

去年通车的鲁南(日照)高铁,连接山东南部地区,有利于打破区域壁垒,消除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现象,将资源优势转换现实经济效益。

沂蒙山区、曲阜三孔旅游资源走出深闺,向更多的城市开放。

早在京沪高铁通过枣庄时,这个诞生过“铁道游击队”的地方就紧抓机遇打造了“高铁自由风 非常枣庄行”品牌,深化与北京、上海、徐州等沿线城市的旅游合作,组建“旅游联盟”。

计划年内开工的济枣旅游高铁,将济南、泰安、曲阜、枣庄串接在一起,打造了一条黄金旅游通道。

高铁所过之处,每一站都是风景。

临沂是是中国交通协会认可的“中国物流之都”,是首批23个国家物流枢纽之一。

鲁南(日兰)高铁弥补了临沂的物流短板,提升了物流周转效率,做到了极速达、当日达,实现了对高附加值货物的运输。

潍坊借助京沪高铁二通道、济青高铁、潍莱高铁等,打造高铁物流枢纽城市,编制了全国第一份高铁物流发展规划《潍坊北站高铁物流研究》,以高铁引领商贸物流业,未来将辐射整个山东半岛地区。

烟台南站升级高铁新区,成为烟台打造的九大新区里重点推进的一个。

绿地150亿投资的城际空间站已率先开工,起码给了楼市相当大的底气。

2

从交通枢纽到枢纽经济

2019年9月印发的《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提出“建设一批全国性、区域性交通枢纽,推进综合交通枢纽一体化规划建设,提高换乘换装水平,完善集疏运体系。大力发展枢纽经济。”

要做大做强枢纽经济,枢纽经济的硬件载体的建设是基础的、必须的。

仅有高铁还不够,还要考虑构筑统筹航空、公路、港口、城市轨道交通等各种交通方式的多层级、一体化的综合客运枢纽。

根据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现代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规划》,被定位为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的城市有63个。山东的青岛、济南、烟台、潍坊位列其中。

在这份规划里,青岛被提及10次,济南被提及8次,这也是最有潜力成为交通枢纽的城市。

根据《山东省综合交通网中长期发展规划(2018-2035)》,济南、青岛的定位是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山东计划通过3-5年时间,建成济南东、青岛新机场等综合客运枢纽。

国家物流枢纽布局承载城市中,济南、潍坊、青岛、日照、烟台、临沂入选,青岛承担港口、空港、生产服务、商贸服务四大枢纽功能,比南京、武汉、重庆少一个陆港功能。

这个劣势是青岛的地理位置决定的——位于铁路网络的神经末梢。

如今,海陆连接之处,海陆空铁联合,青岛作为“一带一路”上的双节点城市,是终点也是起点。

交通枢纽要适时转向枢纽经济。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汪鸣认为,资源要素的强聚集性、产业强扩张性、全产业链发展模式是枢纽经济的典型特征。

也就是说,枢纽就意味着更大范围内的生产要素的聚集,推动产业快速发展,对周围进行更大范围、更高强度的辐射,通过聚集和辐射形成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进而完善各个产业要素。

尤其是在互联网的加持下,枢纽城市就意味着是一个资源要素的配置中心,也就对城市的产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城市定位全球枢纽,就要有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如果不能在全球占有一席之地,那么打造一个“全球交通枢纽”就无从谈起。

交通为表,产业为里。通过交通聚集更广阔范围的资源要素,推动产业发展,对周边城市产生辐射,促使“交通圈”变身“经济圈”,是山东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其关键就在青岛与济南,这也是中心城市的应有之义。

曾经“山东的路”全国知名,如今山东的高铁也要像山东的路一样,聚集更大范围内的生产要素,放大“枢纽经济”,使城市竞争力不断提升,同样跑出高铁速度。

弈天下

理性化地思考 建设性地表达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