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宴饮入席不随便 古人比你想得更讲究

QQ截图20180809091204

众所周知,中国人吃饭时的坐席也是十分讲究的。根据尚秉和先生在《历代社会风俗事物考》一书的考据,汉以前,席地坐即席地食;自汉末至五代多坐床,食时即置饮食于床;北宋以后饮食时的落座习惯已与今日完全相同。本文将从筵席、坐姿、坐向等几个方面来详细讲解古代的坐席制度。

筵席

中古之前没有椅凳,席地而坐,因此在古人的生活中,席子就成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生活用具,坐卧起居都离不了它,也因此产生了许多与席有关的说法,比如朋友绝交称“割席”,把两人一起坐的席子从中间隔开,离席起立表示敬意称“避席”……此即尚秉和先生所谓“自汉以前,席地坐即席地食”。

据《周礼》记载,周代有“司几筵”一职,职责是“掌五几、五席之名物,辨其用与其位”。

“几”是古人席地而坐时可依可靠的坐具,按照等级,共有五种之多,故称“五几”,分别为:玉几,顾名思义,乃以玉作装饰;雕几,“雕”者,镂刻也,这是指刻绘文采之几;彤几,朱漆之几;漆几,涂漆之几;素几,不涂漆之几。

同样,坐席也有五种等级,故称“五席”,分别为:莞席,莞草所制的席子;缫席,“缫”通“藻”,五彩的草席;次席,用桃枝竹编成的席,次第行列,有文采,因此称“次席”;蒲席,用蒲叶编织的席子;熊席,熊皮坐席。那么,什么叫“筵席”呢?郑玄为“司几筵”一职作注说:“筵亦席也。铺陈曰筵,藉之曰席。”

也就是说,铺在最下面、紧靠地面的一层叫“筵”,“筵”上面铺的所有的席子才能称为“席”。所以“筵席”和“宴席”这两个词绝对不能混用:“宴席”是指酒宴,而“筵席”是指酒宴时的座位和陈设。

坐姿

古人的坐姿分为两种,宴饮时也不例外。一种就叫“坐”。这种“坐”可不同于今天的垂腿而坐,而是两膝着地,臀部压在脚跟上。朱熹曾解释这种坐姿为:“两膝着地,以尻着膝而稍安者为坐。”换言之,“坐”是指屁股坐在脚后跟上,身体向后而两膝向前,可想而知这种坐姿很舒服,即朱熹所说的表现得安逸之状。《仪礼·士相见礼》的描述则是:“坐则视膝。”采用这种坐姿,因为身体向后的缘故,因此能够看到自己的两膝。

第二种叫“跪”。《释名·释姿容》:“跪,危也。两膝隐地,体危倪也。”朱熹则解释说:“伸腰及股而势危者为跪,因跪而益致其恭。”两膝着地,臀部抬起,伸直腰股,以示尊敬。这种坐姿因为身体挺直的缘故,因此看不到自己的两膝。又称“长跪”、“跽”。“长跪”的“长”并不是指跪了很长时间,而是形容伸直腰股,上身好像加长了一样。

跽,“见所敬忌,不敢自安也”,也是表示尊敬之意。有个成语叫“正襟危坐”,比喻人和人相处时的拘谨或者严肃之态。“正襟”是指拉一拉衣襟使其端正,今天穿西装的人还经常会使用这个动作,即“正襟”的遗制;所谓“危坐”,指的就是跪姿,“危”是端正之意,“危坐”即端坐、正坐。

魏晋之后方才有垂腿而坐的坐姿,跟今天一样。垂腿而坐,上半身虽然也能挺腰“危坐”,但尊敬或者严肃的意味比古时已经差得太远了。

最有趣的是,除了“坐”和“跪”之外,还有一种叫“箕踞”的坐姿,但却属于极为不恭的坐姿。据《史记·张耳陈馀列传》载,赵王张敖是刘邦的女婿,来到赵国之后,刘邦对这位女婿很不客气,“高祖箕踞詈”,“詈(lì)”指责骂。箕踞,司马贞索隐引述崔浩的解释说:“屈膝坐,其形如箕。”两腿叉开,膝盖微曲地坐着,形状就像一只簸箕。这是一种轻慢、傲视对方的坐姿,很不礼貌。

QQ截图20180809091254

宴饮之时,坐和跪这两种姿势都可以,但绝不可以“箕踞”,否则就不符合礼仪。

坐姿既明,再讲一下登席的礼节。《礼记•玉藻》篇中规定:“登席不由前,为躐席。徒坐不尽席尺,读书,食,则齐。豆去席尺。”

宾客之席位于西边,因此西为下,登席的时候要从西边登,要从席后的左右而登,不能从席的前面登,否则就是“躐席”,“躐(liè)”是逾越的意思,“躐席”即指越前而登席。“徒坐”指无事闲坐,无事闲坐的时候,不要坐在席的前面,要留出一尺的距离,以示谦虚。读书的时候,要让尊者听到自己的读书声,吃饭的时候,要避免弄脏席子,这两种情况下,就要向前坐,靠近席子的前端。“豆”是盛食器,放在席前一尺的距离之外,因此要坐在席子的前面,方便取食。

坐向

古人座位的方向也非常有讲究,绝不能随便乱坐。我们先来看一下《史记•项羽本纪》中著名的鸿门宴的座次:“项王、项伯东乡坐。亚父南乡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乡坐,张良西乡侍。”“乡”通“向”。

坐西朝东的方向最尊贵,因此项羽和他叔叔项伯坐西朝东(东向);坐北朝南的方向次之,因此项羽的谋士亚父范增坐北朝南(南向);坐南朝北的方向又次之,因此沛公刘邦坐南朝北(北向);张良是刘邦的谋士,只能屈居最卑的坐东朝西方向了(西向)。这些座次的礼节一点儿都错不得。

为什么东向(坐西朝东)最为尊贵?这是因为古人尚右,以右为尊,大多数人都是使用右手,从生理习惯上来说右手方便,故以右为尊。孔颖达在为《左传》所作的注疏中解释说:“人有左右,右便而左不便,故以所助为右,不助为左。”比如出自《礼记•王制》的“左道”一词:“执左道以乱政,杀。”孔颖达解释说:“左道谓邪道。地道尊右,右为贵,故正道为右,不正道为左。”

众所周知的“负荆请罪”的故事,起因就在于蔺相如比廉颇的功劳大,封官的时候,拜蔺相如为上卿,“位在廉颇之右”,廉颇非常生气,才寻隙滋事。可见官职也是以右为尊,贬官则叫“左迁”。

连居住的方位也是以右为尊。古代房屋坐北朝南,皇帝面南背北而坐,因此地理上便以东为“左”,以西为“右”,在同一座城市中,高官和贵族住在“右尊”的西边,普通百姓住在“左卑”的东边,陈胜、吴广起义时率领的九百名战友,入伍前都居住在“闾左”,即闾巷的东边(左侧),都是地位最低的普通百姓。“无出其右”这个成语是指没有人能够战胜或者超过,也是以右为尊。

既然西边乃最尊贵的方向,那么古人就规定:主席在东,宾席在西。古人出面为子女聘请老师,双方讨价还价谈妥工资待遇之后,主人宴请老师,就请老师坐在西边,所以受业的老师尊称为“西席”;主人坐东朝西作陪,东面是主人的位置,故称“东家”“做东”,“房东”“股东”等称呼也是因此而来。

精彩推荐